丝瓜视频夜晚

之后,赵天顺和杨潇,带领着五龙商会的所有人,以及新加入的人离开了唐门。

因为,赵天顺已经与雷虎约好了。

赵天顺将带人去收服西南的雪狼商会,雷虎带人去收服西北的猎鹰商会。

虽然巴桑和吴满弓已经死了,但不代表两大商会彻底灭亡了。

恐怕,两大商会还有一些高层不会轻易服软。

所以,赵天顺和雷虎还要去收个尾。

本来方寻也准备离开的,但因为唐岳山的邀请,所以方寻留了下来。

唐门是个传承了数百年的大门派,与其交好肯定比交恶要强。

同样留下来的还有慕挽歌、秋意寒、剑痕、狂刀、百里龙渊、陈若愚和汤道七人。

等到散去了唐门弟子后,唐岳山冲方寻微笑着道:“小子,我刚才跟你过招的时候,发现你不仅学会了完整的‘九宫八卦阵’,而且还十分精通‘御物术’。

所以,我想跟你交流一下,顺便让你帮我们看看,我们唐门流传下来的‘九宫八卦阵’和‘御物术’跟你所学的到底有何不同。

还有,我也想跟汤先生交流一下用毒下毒的功夫。

一个人的旅行

当然,你们也可以顺便参观一下我们唐门的‘藏经阁’和‘暗器库’,有什么意见,你们都可以提出来。

要是看到喜欢的东西,可以尽管拿走,就当是我们唐门送给你们的礼物。”

听到这话,狂刀和秋意寒几人眼睛一亮。

唐门作为暗器世家,要是能挑选几件暗器,也是不错的。

“这……”

唐华君一脸震惊,“六长老,您没有开玩笑吧?

就算是我们唐门弟子,都不能随便进出‘藏经阁’和‘暗器库’,您怎么能让外人进去参观呢?”

唐岳山眼睛一瞪,“我不是说了吗,只要这小子能够扛住我十招,那他以后就是我们唐门的朋友!

既然是朋友,让他们去参观一下,又有何妨?”

唐华君一脸无奈,心说,六长老,到底是出了九招还是十招,您心里没数?

不过,他也不敢反驳,点头道:“六长老,既然您都没意见,那我自然没意见。”

“呵呵,各位小友,我现在就带你们去参观!”

唐岳山呵呵笑道。

“六长老,参观可以,交流也行。

不过,能不能先找个地方让我洗洗,换身衣服?”

方寻指了指自己的身上,苦笑道。

刚才的一番战斗,打得浑身是血,衣服也早已破破烂烂。

“咯咯……”

唐蝶衣掩嘴娇笑了声,说道:“我觉得这身打扮挺适合你的呀!”

“蝶衣,别胡说!”

唐华君轻喝了一声,而后对方寻说道:“方先生,我这就带你去洗漱,还有其他人也可以去休息一下,喝杯茶,吃点点心。”

“嗯,这才差不多嘛,刚才打了场架,累死我了!”

狂刀笑着接了句。

随后,唐岳山、唐华君和唐蝶衣三人带着方寻一行人离开了被毁的主殿,来到了千米开外的一处颇有古典韵味,雄伟壮观的大殿。

慕挽歌和秋意寒等人被安排在了前厅休息。

一个唐门弟子则是带着方寻穿过了一条清幽得长廊,经过了几处花园,来到了后院。

只见,后院修建了一个巨大的池子,池子里散发着热气,显然是温泉。

“方先生,您就在这里沐浴吧,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打招呼,我在外面等您。”唐门弟子恭敬地道。

唐门弟子崇拜强者,而方寻的实力已经让他们心服口服。

而且,方寻现在还是唐门的座上宾,所以自然得恭敬对待,小心伺候。

方寻点头,“行,有什么需要我再叫你。”

“是,方先生。”

这个唐门弟子点点头,然后退出了院子。

等到这个唐门弟子一走,方寻立马脱掉了身上染血的破衣裳,然后跳进了温泉池中。

泡在温泉池中,方寻感觉浑身一阵舒坦,感觉每个毛孔都好像打开了一样。

而且,方寻还发现,这温泉池中应该是放了一些中草药,有疗伤、活络经脉的功效。

方寻长吐一口浊气,然后泡在池子里开始运功疗伤。

刚才跟唐岳山战斗了一番,虽然没有受重伤,但还是受了一点轻伤。

而且,方寻明显感觉到在战斗中,自己隐隐有摸到离尘境门槛的趋势。

所以,方寻打算试一试,看能不能一举突破到离尘境。

“太古混沌诀”运转,两股真气随着方寻的奇经八脉,四肢百骸流动,将内伤给缓缓修复。

并且,方寻身上各处的伤口也开始愈合、结疤。

疗完伤后,方寻继续运转心法,开始冲击离尘境。

随着心法的继续运转,能够清晰的看到,一缕缕莹白色的气流在方寻身体周围凝聚,而后涌入了他的身体。

是以,这莹白色得气流正是天地灵气。

如今得地球因为环境的破坏,天地灵气越来越稀薄,但有一些地方的灵气倒是比较充裕。

比如之前的太姥山,比如藏区,比如这里。

唐门的老祖宗应该是看中了川省这个地方的灵气比较充裕,所以才在这里开宗立派。

只可惜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里得灵气也稀薄了。

不过,至少比其他位置的灵气要充裕。

随着灵气涌入身体,方寻便将其转化成了真气,并朝着丹田不断汇聚。

没过多久,丹田里的真气就达到了饱和状态。

方寻牙关一咬,继续运转心法,将灵气转化成真气,并且朝着丹田继续注入。

一定要成功!

“呃……”

方寻发出一声低嚎,愣是感觉丹田都要被撑爆一样。

真气注入的速度越来越快,方寻感觉自己的整个如同被火烧一样,变得赤红一片,额头上,脸上,身上冒出了汗水。

没过几分钟。

轰!

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在丹田处响起。

真气瞬间溃散,朝着各条经脉流去。

“呼……”

方寻长出一口气,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。

失败了。

想要突破到离尘境,果然没那么轻松啊。

方寻喘了几口气,然后收敛心神,继续尝试。

一次不行,那就两次,两次不行就三次!

只要不断尝试,总会成功!

对于认定的事,方寻有种偏执的疯狂!

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,方寻都在尝试。

可是,一次次尝试,换来的却是一次次失败。

每一次尝试都让方寻感觉像是在经历千刀万剐般的折磨。